-->

寧波博物館竹刻展廳既不能看作是一個單純的主題空間,也不能看作是一個單純的文物展示空間,而是一個帶有主題性和文物精品展示雙重特點的展示空間, 一件件精美的竹刻有著個自獨特的姿態和表情,然而,作為一個展示空間的總體陳列設計師不僅僅要看到他們各自特點,更重要的是看到他們的共性和總體特征。要通過文物本身的形式和文化屬性來確定展廳的設計方向,進而使展廳在承擔了展示個體文物精美的同時又彰顯了她所代表的獨特文化形態。
在接到竹刻展示這個命題之后,我們和以往一樣,首先要經過了解和學習建立對展示主體的感官認識,然后通過設計語言將感官認識物化成視覺語言傳達給觀眾,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與館方專家的溝通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與專家的溝通讓我知道了這個展示不僅僅是將文物擺放出來這么簡單,還要通過展覽將中國傳統文化的高雅和審美意趣體現出來。
因此,竹刻展廳設計初始階段,針對竹刻的歷史悠久,同時與中國傳統詩、書、畫、印的相融關系,我們確定以“意境“設計為該展廳的主要著手點,讓意境成為展廳設計的第一形式語言,以一種無形勝過有形的方式來感染觀眾。那么如何塑造一個符合現代審美又能散發出傳統文化氣息的環境氛圍,成了我們首要突破的問題。在一個有限的博物館室內空間,尤其是一個對文化和審美都有著較高層次追求的展示空間中,我們不能直白的使用寫實和復原這種藝術的初級手法,更要避免使用公共裝修的設計方式帶來形神向悖的后果。竹刻展廳的意境設計應該是經過提煉和加工的,需要通過設計語言來升華這個傳統文化,這樣才會真正架起傳統文化與現代人溝通的平臺,才會使觀眾在領略傳統文化魅力的同時又有現代審美的享受。當然,如果我們沒有看到這一點,只知一味的模仿、復原傳統的江南環境,將會對旅游業相對發達的社會背景下的現代觀眾來說失去魅力。另外,由于室內空間的有限性,這種仿真的環境與真實自然的環境效果也不具可比性。因此,使用現代的設計手法和技術手段顯得尤為重要。力求塑造一個現代而又適合傳統竹刻文化在這里“生活“的空間環境,讓觀眾參觀展覽時雖然看不到具體“灰磚青瓦“的江南建筑美景,但是通過我們的設計可以讓觀眾感受到這種傳統文化的精髓、領略到竹刻的獨特魅力。這才是我們作為此次竹刻展陳設計的追求所在。
 我們的設計方法是從宏觀到微觀,是先大后小、先粗后細層層深入地過程。因此我們首先在展廳空間總體上進行宏觀的空間分割。尋找可以與展廳平面相結合的、具有現代感的、符合現代審美需求的形態語言,然后再將傳統的元素歸納進去,因此這是一個應用傳統元素進行的現代設計(配圖)。是將傳統文化進行的一次現代包裝。這個過程十分重要,直接決定展廳將來功能上和藝術效果上的成與敗,如果空間定位不準,在接下來的深入設計過程中可能會發現它無法實現預期的展示功能和藝術效果,這將是致命的。在此我忍不住還要說明一點,那就是我們對“設計“的理解要區別于“裝飾“。“設計“更多是空間的創造、是方式的策劃,而“裝飾“則更象“粉飾“,在合理的有創造性地空間產生之前這些“粉飾“將會變得很徒勞,而現在確有很多設計師還看不到這一點,只知將所謂的設計元素進行堆砌,而不去研究設計的規律所在,不去思考空間的塑造方式。所以設計出來的方案總會帶有“臨摹“現實的感覺,讓人覺得似曾相識缺少創造性、缺少心跳的感覺。竹刻展廳的設計方案恰恰可以證明這一點,雖然該展廳面積不大,但是方案出來后卻能深得大家厚愛,原因何在?我想并不是方案里的那些傳統花格元素起到的作用,傳統花格元素大家到處可見,而是利用設計的規律和組合方式起到了關鍵的作用。利用傳統元素塑造了一個全新的空間,這才使觀眾產生新鮮感。我們仔細的研究這個方案,長條形的展廳平面布局上扭挫著三個矩形的形態要素,這種形態之間的構劃關系本身就是現代的,構筑出來的空間自然具有現代感,而現代感的空間又是采用傳統元素充當分割手段,不僅如此,我們再看花格隔斷本身也是同樣具有簡約的現代感,與傳統中式建筑或是園林中的用法大不相同,也許有些人會拿這個現代隔斷和傳統花格窗、花格門相比較覺得似乎簡單了許多,但是這種比較是犯了邏輯上得錯誤,因為我們的出發點就是追求現代的演繹。并非是要復制一個寫實的、平常的傳統窗子或者門。因此,討論設計方案時不能孤立的去看局部,要清楚它在整體設計中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成熟的設計師會時刻提醒自己,使一切局部設計都能服從整體設計的出發點,這才能保證設計的純粹性和統一性。否則就會出現設計邏輯混淆,總體效果大打折扣的結果。這也是我們目前博物館設計中的一個常見問題。另外,我們還要時刻注意展廳的關系問題。好的展示設計應該只有一個大關系存在,那就是展示主體和展示環境的關系。如果展廳中由于缺少整體的控制,出現了多個層次關系,那么勢必會減弱展覽的單純性和良好的視覺環境。所以我們要充分考慮文物特點,如何做到突出文物是必需考慮的。竹刻展廳設計過程中由于形式的簡潔、單一,所以使得隔斷在整體環境中扮演了一個背景的角色。當單一的背景和文物放在一起時,展廳的關系便一目了然,觀眾便可快速捕捉到展示的主體,輕松參觀展覽。
如果說上面我們講的是竹刻展廳中有形部分的設計,或者說是形態學上的理念,那么這些形式語言是圍繞怎樣的核心靈魂所展開的呢?這就將引出竹刻展廳的核心設計理念---將中國傳統園林借景的空間意境引入到展陳設計中來。我們將展廳有節奏分割成的三個單元空間,在展線上視覺可以借助半透的隔斷使得三個單元空間相互隱約、相互重疊,表達出委婉、含蓄、清逸脫俗的東方之美。空間節奏的劃分與收放,更像是空間的“欲揚先抑“,在此形式語言也真正成為了文學語言的視覺物化。所以我們說一個好的設計師應該懂得文學,因為他們實在有著很多相似的內在規律。這種理念我們一直貫穿到展柜的設計中。基于展覽文物的尺寸較小和品質精細的特點,我們別出心裁的設計了一種獨特的展柜形式,展柜以傳統的 “月亮門”為原型,觀眾透過這種形式的展柜看到富有生命的竹刻之時,猶如在一個詩話的江南園林中透過花窗看見閨房中的一位閨秀,溫文爾雅、端莊而坐。觀眾在一種可望而不可及的環境中得到美的享受(配圖)。這種擬人的展示方式不但賦予了文物以生命感,同時也將文物獨有的文化環境進行了描寫。另外,從參觀的視覺角度來說展柜的視口將觀眾視線收攏起來,聚焦在特定的位置上,從而創造一個良好的視覺參觀環境。
在意境的營造上我還要提到現代的技術手段在這里的應用。我們知道現代的科技手段帶有現代的科技感,而作為博物館不同的主題、不同的內容展示,要回避這些與主題內容不相符的感覺出現。所以,我們要考慮如何做到讓它只是一個手段而不把這種手段本身的感覺帶進方案當中。讓技術滿足效果的同時不留痕跡。竹刻展廳的設計方案中我們利用現代手段的追光方式和一個酷似“圓月“效果的視頻投影,來制造一種中國式的浪漫氛圍。首先追光將竹子的剪影投射到地面上,將展覽變得立體、飽滿,繪畫感很強的圓形光影,猶如是一幅用光繪制在地面上的中國畫,也許技術很簡單,但卻塑造出了 “明月竹間照“的詩畫意境。同樣一幅酷似“圓月“般的投影畫面在深邃的展廳中緩緩的演示著竹刻的相關信息。為了符合展廳的氛圍,我們將投影畫面制作成圓形投射出來,遠遠望去猶如一輪明月升上枝頭。但是走近卻會發現,這輪明月是可以變化的,諸多文物細節都可以在上面演示出來。這種利用現代技術手段打造出來的詩詞般意境的展示環境和一件件具有生動故事情節的竹刻精品完美結合,相得益彰,使竹刻特有的文化內涵得到充分彰顯. 展廳環境氛圍也因此而變得浪漫了起來。我們看到追光和投影都屬于現代的技術手段,但它沒有與傳統氛圍格格不入,相反,卻為傳統意境的營造上畫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它們猶如一雙眼睛在和觀眾進行著神與情的交流。在這里我們沒有為了應用技術而去應用,而是時刻想到的是我需要的效果,然后再借助技術手段來實現,這個先后關系搞清楚了就會避免博物館設計中出現“高科技低人文“的現象。進而使技術更好的為我們彰顯文化魅力所服務。
相信我們把竹刻展廳最后一筆繪制完成的那一刻,它一定會以自己獨特的浪漫格調吸引觀眾。準確的形式語言和浪漫的空間氛圍設計也一定會精彩的解讀出竹刻所獨具的文化魅力和完美的精神品質.
透過竹刻展廳我們可以看到一個能夠讓大家喜歡的展覽或許不在于規模的大小,重要的是我們能否挖掘出深刻內涵,能否找到準確的形式語言,能否通過高品位的藝術手段進行表達。使展覽具有文化深度的同時又有著較高的藝術價值。只有這樣展覽才能讓觀眾在一個“享受“的氛圍中進行文化的傳播,才會起到它應有的社會功能。
 


寧波博物館

項目概括

查看寧波博物館官方網站

展陳面積 / 7000平方米

博物館位置/ 寧波市鄞州區首南中路1000號

查看寧波博物館官方網站
双色球历史的红球全小号组合